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消极怠工【8月票340】
    乔父看着抽出来的稻穗,每一株看着比往年要长一点,数量也有所增加。

    等到灌浆期结束,地里还是一片青翠,但是稻穗都弯着腰,只要不出意外,今年的收成一定是喜人的。

    田里的稻花鱼很活跃,在特地挖出来的沟里游动着,时不时地会甩个水花或越出水面。

    这时候田里的稻花鱼还不能抓,但是泥鳅、田螺、黄鳝等都是小孩子们的最爱。

    可惜僧多粥少,往往要好几天才攒够一盆的量。

    乔佳月挺喜欢吃田螺的,可惜能捡到的量太少,她决定拿糖果跟大队里的小孩们换,爆炒一大盆,就能吃个过瘾了。

    转眼间就到了双抢的时候,这个时候,知青们也必须下地去。

    这时候,他们才知道他们之前做的活到底有多轻松!

    弯腰割稻子,背部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长期保持一个姿势,最后腰都捋不直。

    更别说杂草、稻穗会割伤裸露的皮肤,又疼又痒,各种各样的虫子,随时有可能跟脸、脖子、手脚等部位来个亲密接触。

    此外,稻茬也不是个善茬,随时能给人扎一下。

    这些知青们在田里大呼小叫,干的还不如七八岁的孩子快,可惜的是,生产队并不打算给他们换个轻松的活。

    每个知青都有自己要负责的田,没割好,都没法回去休息。

    一番忙碌下来,这些知青们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本来他们以为经历过春耕泥里爬已经是最恐怖的了,没想到夏收更恐怖。

    第二批的知青明显比第一批的更娇弱,在田里就抹起眼泪来。

    而这时候,田里也是最容易让人发现一些秘密的地方。

    也不是乔佳月故意去看的,而是他们人就在自己的左下方,想不发现都难。

    乔秋雨的弟弟乔东旭很殷勤地帮黄春云割分到的那块稻田。

    而黄春云则不停说着感谢的话,还殷勤地递水啥的,从两人的态度可知,这样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乔佳月想,或许过不久,大队里要有喜事传出来了。

    乔佳月再看其他方向,对面的山头是一队的,也有好几个年轻的小伙子要去帮孙娟,不过都让她黑着脸拒绝了,一个人慢吞吞地忙着。

    端午那会,她还以为孙娟不会把自己和乔母的话听进去,结果这个姑娘却办到了,挺让人意外的。

    乔佳月看了一圈,继续弯腰割稻子,她习惯快速割一会,然后站直休息一会。

    而一旁的乔宏良却不是如此,他的速度不快,一点一点地割着,中途并不频繁停下来休息。

    两人的做法不同,但能完成任务就行。

    乔佳月继续弯腰割稻子,转身把稻子往田埂上放的时候,突然有什么东西砸到了自己的脚边。

    她回头一看,是一把脱粒过的稻草,乔宏良手里还拿着另一把稻草朝自己走来,脸绷得紧紧的。

    “三哥,咋了?”乔佳月疑惑地问,话音刚落,她就觉得有什么从自己脚面迅速滑过。

    下一秒,她就见到一条蛇从脚下的稻草中钻出来,迅速在水田里蛇形着离开了。

    乔佳月愣了一会,而后迅速地跳开,紧张地检查自己的脚,“啊啊啊,怎么会有蛇啊!”

    乔宏良蹲下来检查乔佳月的脚,看来看去,没发现有什么伤口,“没咬到,没事的。”

    乔佳月拍了拍胸口,用镰刀砍了几下稻茬发泄下心中的后怕,“真是吓死我了。”

    她拿过水壶,喝了两大口才平静下来,转身拿着镰刀继续奋斗。

    在水田里碰到各种情况很正常,遇到水蛇的几率不大,这还是乔佳月第一次碰到。

    若是其他社员发现了,指不定会很兴奋地要去抓,但乔佳月可不敢,也不允许家里人去弄。

    传言蛇的报复心强,谁知道弄死了一只,以后家里会不会出现更多只?

    双抢非常忙碌,饭都是在地头吃的,更别说什么午睡了,能在阴凉处休息个半个小时已经是极好的了。

    四队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其他三个生产队,就有好几个知青割伤了,不是割到手就是割到小腿。

    这事气得三个生产队长破口大骂,直言这些知青都是些拖后腿的,没用的废物之类的话也没少说。

    但骂过之后,他们还是不得不把这些人安排去做其他事,至于休息,那想都别想。

    但这些知青哪里受过这些罪,有几个就直接不去了,连生产队新安排的活也不去干。

    没工分就没工分,反正他们不在乎。

    对于知青这样的消极态度,其实生产队还真没啥好法子,人家都乐意饿肚子了,他们帮着操什么心?

    上头也说知青下乡是支援大队建设的,似乎也没提什么强制性的要求。

    大队是管着知青的口粮和户口没错,但牛不喝水难道还强按头吗?

    现在是双抢季节,大队也没那闲工夫来处理,啥事儿等后面再一块儿整。

    呵,真当大队拿这些知青没法子了是吗?

    如今乔佳月如今挣的工分并不算多,但她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干活从来都是做力所能及的事,不把自己给累到。

    乔母坚持认为,孩子年纪小,别劳累过度把根子给伤了,那怎么养都养不回来的。

    夏收的夜晚,劳累一天后,一家子却没马上入睡,反而在门口乘凉,吃下西瓜,顺便聊一聊这些天的事儿。

    黄春云的活几乎都是别人帮忙完成的,乔父乔母早就知晓,也跟高玉莲提过,不过看起来,高玉莲家里并不在怎么反对的样子。

    有个知青媳妇说出去也是很有面子的事。

    “听说后溪大队那边已经有社员和知青结婚了。我看大队里不少姑娘都有这心思。”乔母拍拍了下手说道,而四队表现最明显的,肯定是乔秋雨和乔秋月

    乔秋雨可是自诩先进学生,向来崇尚自由,反对相亲的。

    说起来,乔佳月还好奇她看上的是哪个知青呢。

    乔父听乔母的话,不由皱眉说:“这是我极力排斥的事儿。”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你只是个生产队长而已,又能插手多少?”

    乔母觉得乔父该做的已经做了,其他的都是各人的选择,是苦还是甜都自己体味。

    “我觉得,你不如想想,怎么让我们四队的知青不学其他队的知青,地都不下,就躺屋里睡觉,这也太不像话了。”

    “四队的不会。”乔父对于自己挑回来的知青还是很有信心的。

    乔母可不觉得,知青到底还是跟知青亲一点,若是知青抱团闹事,真的挺麻烦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