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二百一十二章 黑市兑换
    楼房的楼梯很是狭小,还放了不少的杂物,乔父扛着两个麻袋,走得有些艰难,好在只在三楼,杜奶奶已经在楼梯口等着了。

    “侬们好,这也太客气了,快屋里坐。”

    杜奶奶说着,进屋去给乔父父子三人冲了三碗红糖水。

    乔父笑着接过,不着痕迹地打量起来。

    这是一室一厅的屋子,但明显很拥挤,住着的人可不少,墙角还放着几张床板呢。

    杜奶奶一直知道孙子在跟乔家人通信,当他们真的出现在眼前,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

    “侬们远道而来,就在家里住下,千万别客气啊!”杜奶奶笑着说,至于家里的其他人,就去同事或是邻居家挤一挤好了。

    杜岳平听到杜奶奶这话,他的眼睛亮了亮。

    乔父闻言,笑着拒绝了,他们可不是来给人家添麻烦的,“不用了,我们还有别的事要办,住招待所方便。”

    “这一年麻烦你们了,帮我们买了那么多东西。”

    杜家帮忙代购海市的东西,但邮费太贵,一些易碎或昂贵的东西也不好让他们帮忙买,只好作罢。

    “不会,不会,吾跟人挤可厉害了,不麻烦不麻烦。”杜奶奶连连摆手。

    “既然来了,侬们就在这吃午饭,尝尝吾的手艺,试试海市的口味。”

    乔父忙拒绝了,他们能在海市待的时间并不长,“我们还得去国营旧货店排队,等以后有时间吧。”

    杜奶奶见乔父坚持,只好作罢,寻思着做点什么吃的让杜岳平给他们送去。

    “岳平对海市熟得很,让他带着侬们逛吧,绝对没问题的。”杜奶奶极力推销自己的孙子。

    乔佳月瞅了杜岳平一眼,说:“你没去上学?”

    她和乔宏致要来海市,可是特地去学校请过假的,回去后他们还要补课补作业。

    杜岳平的脸色一僵,他能说他偷偷逃课了吗?

    乔佳月挑眉,海市的小学这么差,学生没去上课都不管吗?

    “哈哈,今天是意外,意外,以后吾一定认真去上课。”

    乔宏致瞥了杜岳平一眼,一看就是不爱学习的人,真能做到?

    乔父带着两个孩子找到了去年乔佳月住的招待所,开了一间房。

    他们稍微洗漱了下,下楼见杜岳平还在楼下等着,就带着他一起去吃饭,再去逛街。

    乔父先去邮局打了个电话,用的是地方方言,乔佳月和乔宏致都没听懂,但他们聪明地没问。

    邮局卖邮票、信封之类的,乔佳月看价格比家里的便宜,就买了一些。

    等她买好,乔父也打好电话,正在付钱。

    她瞅了一眼,价钱老贵了。

    乔佳月对这个年代打电话并不大清楚,但杜岳平是明白的,乔父打给当地人?

    如果是打给外地的,要先挂号、等号,预约号打电话的时长,等工作人员联系好,才能接着打电话,可麻烦了。

    杜岳平没有问,有些事还是当做不知道的好。

    接下来,乔父他们便专心逛旧货商店了,然而下午的货物不多,只能买到部分商品,其他的要买,还需要票券。

    杜家手头肯定不多,思来想去,最好的办法就是去黑市换了。

    而对于城市里的黑市,当地的居民肯定是很清楚的,因为他们的粮食是由定额的,一个月肯定不够吃,往往需要黑市换。

    外来人最好不要亲自去黑市,外地口音,别人不会愿意做这桩生意,甚至反过来举报都有可能。

    杜岳平自告奋勇要带乔佳月他们去一个熟悉的头头那换,但需要乔装打扮。

    第二天,天还没亮,乔父就带着两个孩子出门了,然后就看到了在楼下包得密不透风的杜岳平。

    “今天粮店和食品店有供应,许多人半夜来排队,我们赶紧走,不会引人注意。”

    杜岳平带着乔父他们三个在巷子里转来转去,在经过一个垃圾堆后,终于敲开了一扇门。

    开门的是一个男人,弯腰驼背,时不时地咳嗽,看着病入膏肓的样子。

    那男人似乎认识杜岳平,他皱起眉头,“小赤佬,干啥呢?”

    杜岳平伸手指了指乔父他们三个,比了个暗号。

    那男人就放他们进去了。

    屋子有例外两间,摆设非常杂乱,垃圾没有清扫,散发着奇怪的味道。

    那男人往椅子上一坐,粗声粗气地说问:“要换什么?”

    乔父目不斜视,轻声说:“我要换些票券和钱。”

    那个男人愣了下,外地口音?他瞪了杜岳平一眼,小赤佬,出事了你负责。

    “你用什么换?”

    乔父想了想,把乔佳月身上的包拿下来,从里往外掏东西。

    那男人看着一个个纸包,起初不大在意,而后再一细看,他的眼神不由变了,竟然都是药品,而且是稀缺药品。

    他脸色变了变,对乔父说,“跟我进来!”

    乔佳月默不作声,她起初也以为乔父要用粮食来换的,没想到出门前他找自己要的是药品。

    医疗资源一直是紧缺的,即使在海市也不例外。

    而有些药品,是国内没有的,而现在外交困难,进口也很难,许多人用不上这些进口药,只能等死。

    杜岳平好奇地看过去,他知道只有很重要的交易才会进去屋里,乔父拿的是什么?

    “你等一会。”进去后,这个男人拿来一个包,取出厚厚一沓票券,大小颜色各不相同,然后另外拿出一叠钱,递给了乔父

    乔父拿了钱和票券,也没数,直接就放进包里,转身迅速离开。

    这个男人迅速地把这些药品收好,打开小地窖藏好。

    没想到杜家这小子挺有能耐的,认识这么个人,还是外地人,有意思了。

    不过做这个行业的,即使猜出对方的身份,也会当做不知道,这是最基本的职业道德。

    若是连这都做不到,以后也没人敢跟他做买卖了。

    真是可惜了,这时候能拿到药品的人,那可是能人,若是能保持多次交易就好了。

    离开这片地方,乔父几个都摘掉帽子和围巾,又绕了不少路,才在一家国营饭店停下吃早饭。

    杜岳平把这一切抛到脑后,叽叽喳喳地说海市的早餐吃什么最好。

    乔父眯了下眼,点了好几样,摆了满满一桌子。

    几人都饿坏了,抓紧时间填饱肚子,等会还要去淮国旧那边排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