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二百一十章 帮我藏下
    蔡名擦了擦额头的汗,推着自行车往高山大队走,这路也太陡峭了些,大冬天的,愣是给他出了一身汗。

    算一算时间,他都要有一年没来高山大队了,也不知道乔佳月几个会不会把自己忘了。

    “乔哥,好久不见。”蔡名刚到大队部,就看到乔父,忙挥手喊道。

    乔父停下脚步,看着蔡名骑着车子过来,他扫了一眼,注意力就放在了他的头上,“你受伤了?”

    蔡名摸摸头,嘿嘿笑了两声,“工作上,总有些意外嘛。”

    “走,跟我回去。”场合不对,乔父没有多问,直接带着蔡名回家。

    蔡名许久没来,托许阳光带东西的次数也不多,数一数,他应该是上半年受的伤。

    乔佳月此时正在家门口剥葵花籽,夏天种的几棵向日葵到底没能撑到完全成熟,就被暴风雨给打折了。

    虽说葵瓜子不够饱满,但晒干后炒一炒,也是难得的零嘴。

    “蔡名叔。”乔佳月抬头看了眼从小路尽头走来的两人,不由两眼一亮,把篮子一扔,人就飞奔过去。

    蔡名一把把乔佳月抱起来放在自行车上,笑着说:“小月长大了,重了不少。”

    “蔡名叔怎么隔了那么久才来,很忙吗?”乔佳月侧头看了蔡名一眼,人黑黑瘦瘦的,这是干啥去了?

    蔡名哈哈一笑,“是比较忙,我这不是来了吗?”

    乔佳月眼珠子转了转,“那蔡名叔什么时候再去海市?”

    海市那么繁华的地方,谁不想再去?

    乔父一眼就看出了女儿的打算,“月儿,别麻烦你蔡名叔了,他最近工作忙着呢。”

    蔡名把自行车靠墙停下,摆摆手说:“工作还行啦,帮忙安排下车次座位还是行的。”

    乔佳月两眼亮晶晶地去看乔父。

    乔父摸摸乔佳月的头,并不说话,转而帮蔡名解下自行车上的东西。

    厨房里,乔母忙着把之前留下的萝卜老鸭汤再次加热,放点面线一起煮,这就是鸭肉面线了,正好用来招待客人。

    蔡名拿了一小包硬水果糖给乔佳月,让她去分给其他小朋友吃。

    “乔哥,你们大队没事吧?”蔡名想起自己这趟火车一路回来看到的景象,不由擦了擦冷汗。

    好在权市看着风平浪静的,让他提着的心放下不少。

    “还行,没什么大事。”乔父应着,他打量着蔡名,“你们这趟火车,是很经常碰上事儿吗?”

    蔡名脸上的笑僵了下,才叹口气说,“确实是碰到不少事,有一回火车都脱轨了。”

    更别说其他的什么暗杀、枪战之类的,蔡名都不敢往外说,生怕吓到人。

    “我很意外。”乔父垂下头说。

    实际上,间谍最经常下手的地方就是火车了,毕竟按目前的情况,所有的物资、邮件等都是用火车运送的。

    卡车也是有的,但因为公路系统并不完善,有些线路也不同,运输还是以火车为主的。

    蔡名苦笑着摇头,“这些就不多说了。对了,我回来前,去过一趟邮局,找我朋友问了,说没你们的信件。”

    “没事,现在我们的信件都没被扣留了,可能是邮局那边更换了什么操作系统吧。”

    乔父想了想,今年同白玉姗、杜岳平那边的通信往来都挺顺利的。

    之前那个从中作梗的人要么是调离岗位了,要不就是找不到机会下手了。

    “很有可能。”蔡名用力地点头,他想起一个事儿,“阳光说你们大队养了稻花鱼,我也尝过味道,很是不错。”

    乔父不由笑了,“就是个头小了些,明年我们会多放些鱼苗的。”

    “是这样的,我想买些鱼干,你们大队能直接买吗?”

    乔父想了想,“应该是可以的,主要是怕你回去的路上被查。”

    今年半路上民兵设立关卡查投机倒把的情况比去年要严多了。

    蔡名回想自己这一路走来碰到的情况,不由皱起了眉头,“这样吧,我托阳光帮忙了,他们供销社的车,那些民兵还是不敢查的。”

    “行,你要多少量?我让人单独打包好,送去供销社的时候,会跟刘经理特别交代一声。”

    蔡名说了个数量,“除了自家吃,过年要走亲戚,少不得得拿点东西去,我可不想再从海市给他们带什么蛋糕了。”

    “先别聊了,蔡名,快趁热把鸭肉面线吃了。”乔母端着两个陶碗过来,笑着说。

    蔡名吸了吸鼻子,“多谢嫂子,那我就不客气了。”

    “对了,乔哥,你们有谁要去海市吗?我给安排车票,这年底了,自己买票的话比较难。不过到海市后,我没办法带着逛就是。”

    蔡名吐出一块骨头,低声问道。

    高山大队闷声发大财,不少人手里都攒着钱呢,蔡名可没见几个大队有这本事。

    乔父没有马上拒绝,“我想想。”

    蔡名把碗放下,从兜里掏出一块手帕来擦了擦嘴,然后又折腾了下,掏出一个小盒子递到乔父的手中。

    “乔哥,这个东西,你帮我藏一下,让人找不到的地方就行。”

    蔡名见乔父一脸疑惑,他苦笑着说:“我没办法解释,以后我明白了再跟你解释。”

    乔父接过盒子,入手的重量很轻,“保存可以,但你确定没人再追查吗?”

    蔡名摇头,“这东西是卡在火车缝里的,我夜里无意间发现的,没人知道。”

    “你知道我的工作性质,再说我家里的情况也不适合藏东西,只能麻烦你了。”

    他紧张地看着乔父,生怕他不答应。

    蔡名思来想去,能藏东西的人中,最可信的就是乔父了。

    “行,我会帮你藏起来的。”乔父点头应下。

    地下通道是很安全的,被发现的可能性很小。

    如果有哪一天,有人要搜查自家,那肯定是因为他过去的身份,而不是因为答应保管的这样东西。

    乔佳月拿着那包硬糖在外头晃了一圈,分了不少给那些问询赶来的孩子。

    她知道蔡名跟乔父有话要聊,即使自己心里很好奇,还是避开了。

    “大哥。”乔佳月把手中的糖果都给了乔宏致,“你想去海市吗?”

    “哦,我能去吗?”乔宏致抓了一颗糖果扔进嘴里,咬得嘎嘣响。

    如果有机会出去见见世面的话,他不会拒绝的。

    “蔡名叔来了,我们央着他帮忙一下吧。”乔佳月低声说。

    “我们得先问问阿爸阿娘,得他们同意了才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