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生病及目的
    乔父和乔宜兵刚回到大队,就被等在大队部的其他干部给围住了,他们都非常关心着草菇干的价格。

    那屯着一百五十斤的草菇干,看着不多,但折算成新鲜的草菇,那可是一千多斤啊,若是卖不出来价格,那就亏大了。

    乔父找了个机会脱身,回到四队的食堂,正好看到乔宏良从边上的菇房里出来。

    “阿爸。”乔宏远叫了声,“去供销社不顺利吗?”

    乔父摇头,走近菇房,“现在菇房怎么样?干香菇我谈到五块五一斤。”

    乔宏远听到这个价格并不兴奋,“那其他三个生产队的草菇干呢?”

    “草菇干一斤五块,是不是觉得价格拉得不大?”乔父明白二儿子的想法,“这样正好,不会让其他三个生产队嫉妒。”

    乔宏远在人心的把握上一直不行,因此他丝毫不怀疑乔父的说法,“那我们菇房要扩建吗?”

    正好农闲,有许多劳动力能用上。

    乔父摇摇头,“不用,这样正好。”现在还不是扩大的时机,“过几天,公社那边会安排修路、修水渠、水库,大家都没空了。”

    “那行。”乔宏远也觉得现在刚好,在忙得过来的范围之内。

    乔父其实在担心,若是干香菇的收入太多,会引得社员们的心理发生变化,加上各个大队的信息流通,会有麻烦找上门来。

    也不知道乔宜兵那边怎么说的,大队干部们有志一同地对社员们隐瞒了草菇干的售价。

    乔父心想:他们难得聪明了一回,知道藏拙了。

    其实大家的心态不难理解,怕亲戚上门借钱,怕其他大队跟风,毕竟之前他们卖草菇的时候,那价格是一路往下跌,简直不要太心疼。

    干香菇和草菇干卖出去后,这笔钱被各个生产队长给收了起来,留待年底按工分来分钱。

    而这个时候,整个公社的公粮、购粮彻底结束,进入了冬休模式,但这并不意味着无所事事了了。

    前两年的活动,除了大炼钢铁外,就是修路、修水库等工程,而在接下来的十多年来,后者将成为冬日的主题。

    说实话,乔父也是赞成的,毕竟现在交通太不方便了。况且,有了事情做就不会胡思乱想,惹出麻烦来。

    今年冬天,公社给高山大队的任务是修路,把公社到高山大队的路打通,争取通车。

    今年两次交公粮的经历,让高山大队社员们发觉,有车到门口和没车到门口的差别是非常大的,当然是积极响应号召了。

    高山大队的壮年男子没一个漏掉的,此外还选了几个妇女去煮饭。

    修路有工分不说,还有粮食补贴,且这个活计没有强制性,还是比较受欢迎的,那些懒汉除外。

    修路依然是以生产队为单位,乔父乔母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一个是食堂做早饭,一个是点名、检查工具等。

    村子里少了半数人,一下子安静了许多,留下来的妇女老少也没能闲着,事儿并不少。

    孩子们只有周末的时间才多,平日里放学后帮忙五天累计一工分。

    而乔佳月被分配到的任务是除草、捉虫,以及给白菜地绑稻草,这样一天下来会有两个工分。

    这个工分实在是太低了,但对于四队的孩子们来说,反而动力满满,工分积少成多,年底也能分个一毛几分的,能买不少糖果了。

    乔佳月一般和乔宏良一起,偶尔乔秋月也会过来说说话,聊一些女孩子之间的秘密和八卦。

    比如,前两天,那个疯子不知道从哪里跑回村子了,浑身脏兮兮的,破衣服内塞满稻草,去三队的食堂抢了不少食物,又不知跑哪边躲起来了。

    乔佳月对于头脑不清醒的人都是保持一段距离的,不会想去看热闹的。

    据乔秋月说,那个疯子似乎对食堂非常熟悉,跑得很快,而且只拿三队食堂的,大家都说他疯了也还知道自己是哪个生产队的,还有治疗的余地,可惜就是太穷了。

    相比起来,四队的人对这个疯子并不关注,顶多就说几句,大家的心神都在粮食上。

    修路队每日的口粮标准只会比留在生产队的口粮高,即使公社有粮食补贴,那也是杯水车薪。

    好在田里有雀麦,老人和妇女会去把雀麦摘回来,烘干后跟地瓜等按一定配比制作野菜团子,修路队走的时候带走。

    其他大队也差不多是这个伙食标准,虽说地瓜少雀麦多,但好歹能填饱肚子了。

    小雪后,温度又降了不少,等到大雪,温度更低了,早上起来,水缸里的水面就飘着一层冰块。

    乔佳月很悲催地感冒了,高热,流涕,咽喉痛,卫生所的药物紧缺,两位年轻的大夫只能用兰婆婆的土方子抓了几包草药。

    而整个高山大队像乔佳月这样的人并不少,一时之间,兰婆婆、杨树婆媳晒的那些草药都不够用了。

    乔佳月怕传染给三个哥哥,愣是跟他们保持着距离,话都不敢多说两句。

    卫生室也发现这次感冒会传染,忙通知社员们保持距离,多喝水、注意卫生等,但效果不大好,中招的人越来越多。

    起初是老人小孩,后来是妇女,紧接着去修路的男人们也有生病的。

    乔父见状,当即和其他队长商量,暂停修路,让社员们好好休养一下。

    大家都有家人中招,能休息,自然很乐意。

    乔佳月悄悄吃了包裹里的药,好得比较快,不过乔母担心她,不让她跟其他人接触。

    又有乔宏良看着,她想要做点什么都不行。

    修路停工第一天早上,乔佳月家的大门就被拍响了。

    乔父去开门,就看到乔六叔乔六婶抱着孩子在外头哭,一看,他们怀中的孩子烧得满脸通红。

    “二哥,你是生产队长,快救救你侄儿吧,他发高热了,再不退热,会烧成傻子的,我们可怎么办啊?我可怜的儿子啊!”

    乔六婶一看到乔父,声泪俱下,哭得一副要晕厥过去的模样。

    乔佳月在屋里被这哭嚎声吵醒,不由皱了下眉头,对这个六婶没什么印象,在乔家是个没啥存在感的人。

    乔父不满地看向乔六叔,“老六,孩子都这样了你还不赶紧抱去卫生室,我又不是大夫,怎么救他?”

    乔六叔张了张嘴,表情有些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二哥,你是生产队长,把小严送去公社看大夫吧,那边才有药。”乔六婶哭啼啼的,目的也很明显,她要带儿子公社或县城看病。

    可是他们没本事,只能打乔父的主意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