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七十九章 缘由
    乔佳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床上,二哥坐在床尾摆弄着一个木制的九连环。

    他看到乔佳月醒了,忙凑过来,“月儿,怎么样?你在外头又睡着了,可把阿娘给吓坏了。”

    “阿爸回来了没?”乔佳月见屋里只点着一盏小油灯,就知道自己这一天都浪费在床上了。

    “下午回来了,不过他跟阿娘去爷爷家了。”

    乔佳月心里松了口气,接过乔宏致端过来的野菜杂饼,填了下肚子。

    “月儿,你知道不,阿爸他们在公社,碰上一头公牛发疯了,弄伤了好多人,最后让解放军给这样‘砰’的一声打死了。”

    乔宏致凑过来,一副跟妹妹分享秘密的样子。

    然而乔佳月却被他的话给吓了一大跳,差点没蹦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疯牛事件并未过去?

    难怪她今天上午醒来时就觉得眼皮子跳,果然是阿爸那边碰上事儿了。

    乔佳月沮丧地坐在床上,她本来以为自己重生了,改变了许多人和事,可是疯牛的事无疑给了她当头一棒,前世的某些事依然会重演。

    越想她的心里越是沉甸甸的,难受得不行,恨不得乔父赶紧回来,好问清楚情况。

    而这时,说是去乔爷爷家的乔父和乔母,却相携走在小路上,往兰婆婆家走去。

    路上碰上巡逻的民兵,两扣子也没瞒着,只说不舒服,去找兰婆婆抓点草药。

    没有人多想,没有大夫的情况下,谁家有点头疼脑热不是自己忍过去,就是找兰婆婆,这已经是高山大队社员们的共识了。

    兰婆婆似乎早就知道乔父乔母要来,她儿媳妇早在方桌对面摆上了两把凳子,并两杯还冒着热气的茶水。

    “婆婆。”乔父拉着乔母,朝兰婆婆行了个大礼。

    其实,乔父当年会外出,也是到兰婆婆这边问过的,得到肯定的答案才走的。

    “不错,不错。”兰婆婆借着蜡烛的光线,上下打量着乔父的面容,不住点头,“可以,这劫是度过了。”

    “婆婆,多谢您吉言。”乔母心里松了口气,又给兰婆婆深深鞠了一躬。

    “婆婆,今日我们去公社,遇着一件奇怪的事儿,……”

    乔父当着兰婆婆的面,一五一十把白天的事儿说了。不寻常的事儿就要问不寻常的人才对,他相信自己能在兰婆婆这寻到答案。

    兰婆婆听后,闭上了眼睛,双手拢在袖子里,看着好似闭目养神,过了好一会,她长叹口气,“这牛没疯,有人控制的。”

    “这……这怎么控制?”乔母睁大了双眼,这种事不是只该存在话本里头吗?

    “即便历经战乱,那些有各种功夫的人依然不少。”兰婆婆扫了乔母一眼,“你们寻不到幕后人的,早跑了,别费那心了。”

    “那以后……”乔母心里依然惴惴不安,没了这头疯牛,还有别的疯牛啊!

    乔父轻轻拉住乔母的手,“多谢婆婆指点。”

    “好好把日子过好才是正事,外头的事,别去管了。”临走前,兰婆婆又说了一句。

    乔父眼皮子一抽,明白兰婆婆指的是什么,心里不由叹了口气。

    他们出去的时候,正好碰上巡逻回来的乔高铁,双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依然没有交流。

    到门口时,兰婆婆的儿媳妇送来两包药草,“回去泡水喝。”既然是来看毛病的,带点药才不假。

    话说,今天下午那辆吉普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呢?

    原来是溪山公社出身的一位叶将军,如今他老人家正好归乡,经过淘溪公社,碰上这样的事,他的警卫员毫不犹豫地击毙了那头疯牛。

    刘大民和李向红知道自己失职,匆忙告罪后,就把这头牛给这位叶将军送了过去。

    这年头人都吃不饱了,更何况是吃肉,送上整头牛,也算是淘溪公社的诚意了。

    昏暗的灯泡下,叶将军在看文件,时不时地揉一揉鼻梁。

    这时警卫员敲门进来,送上一杯清茶,“将军,那头牛检查过了,并未得病,但其他不明成分,在头顶上还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而被疯牛追着的乔正瑜,曾经在铁道处执行过任务,是某队编外人员,因为妻子关系,政审不过关,无法转正,于五年前回家,目前是高山大队的生产队长。”

    叶将军沉吟片刻,“那不明成分对人有什么影响?”

    “在其他动物上试验,摄入后会精神狂躁,富有攻击性。”

    “不过牛肉在经过水煮后,这种成分能清理掉,几乎没有影响。”警卫员踟蹰了会,“将军,我以前在老家听说过类似的,有人通过药物和其他手段来操纵动物。”

    叶将军抬起手,“这我清楚,我没想到那些人都汇聚到这边来了,这敌特势力,扎根得够深啊!”

    一些偏门走道的法子都叫他们学了去,用在自己人身上,真是罪该万死!

    “将军。”警卫员还想说点什么,但看将军的表情,最终止住了话头。

    这边是将军的家乡,可是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这边的地下势力尤为复杂。

    将军回来除了要加大保护力度,上头还另外派人监视,以防将军与敌外势力勾结。

    所以,尽管他们很清楚地知道乔正瑜是遭受敌人迫害,还是无法插手更多,毕竟他们自身也限制重重。

    虽说叶将军没有出手干预什么,但是晋安县的领导干部们却是闻风而动,挖空心思想讨好他。

    这不刘大民和李向红在求见叶将军不成后,也琢磨着赶紧把乔父被疯牛追的事给处理了。

    本来定好的会也不开了,连夜准备了一块“高山小学”的牌匾,然后是搪瓷盆、热水瓶、水壶、布票、油票等奖励物品,准备第二天敲锣打鼓地给送到高山大队。

    有那消息灵通的大队,听闻了叶将军归来的消息后,都有些蠢蠢欲动,尤其是溪山公社的,总希望能借这位将军的名头要些好处。

    而吴小月在床上一直等到天黑,本该出现的人没出现,她心里惴惴不安,该不会那些人承诺给自己的利益不算数了吧?

    她有心想去找,但一想到自己现在一接近人就受伤,就郁闷得不行。

    好在半夜的时候,那人总算来了,吴小月借着去上厕所的机会出去会面。

    一般人家都把厕所建得远远的,周边都是菜地,比较空旷,因此谈话也不怕被人听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