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六零种田记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我尊重你的想法
    现在认识到老东西重要性的人并不多,所以只要眼光好,还是能以合适的价格收到不少好东西的。

    严教授听说乔父办了个工厂,就让他多留几天,说京市经常会有外国人和华侨的交流会。

    这些人喜欢这些老东西,他有不少的门道,可以带着乔父去看看,说不定能拉到几张订单。

    严教授善于言辞,偏偏乔宏良只听不说,他跟乔父聊得不错,就说到乔宏良的画作是怎么得到一些华侨的青眼的。

    “要我说,只要小良肯多画几张画,就能给你换来好几张订单。”

    “……”乔父惊讶不已,他儿子的画画有这么厉害吗?

    “嗯,如果他做赝品的话,没人能认得出来,知道吧。”严教授以此来形容乔宏良的画技,他又补充一句,“除了用特殊手段去检测。”

    乔父侧头去看乔宏良,却见他神色淡淡的,仿佛严教授说的不是他一样。

    在他和乔母不知道的时候,乔宏良已经成长起来了。

    而事实上,这对乔宏良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他觉得把那破破烂烂的古画复原,反而更有成就感。

    邓先昌坐在病床上,他现在还不大能说话,喉间的伤口还没账号,交流就用写的,或用手比划。

    邓先昌的恢复状况很好,再过两天,他就能回家休养了。

    邓先昌很遗憾因为自己受伤了,导致订婚宴会没法举行。

    昨天他看到乔父,就问了下邓迎他初二去乔家的事情。

    邓迎从高山大队赶回来的时候,邓先昌已经出车祸昏迷了,所以他并不知道乔爷爷已经过世的消息。

    邓先昌了解后,他沉默了好一会,在纸上写下:“三年太久了,订婚就不大办了,我们两家交流就好。如果可以,年底结婚吧。”

    这次在鬼门关走了一趟,邓先昌最遗憾的事就是没能看着邓迎结婚,抱上孙子。

    穆书宛理解地点头,她也是一样的想法。

    在出车祸前,他们还想着不急,让邓迎和乔佳月慢慢来。

    但现在,他们就不这么想了,世事无常,谁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呢,他们不想留有遗憾。

    邓迎看着纸上的字,沉默了下,他才开口:“我承诺过佳月,按她的意思来的。”

    邓先昌和穆书宛互看了一眼,听出了邓迎话里的意思,难道是要等三年后?

    夫妻俩顿时就有些发愁。

    他们也舍不得逼孩子。

    穆书宛看着邓先昌遗憾的神情,心里一动,这次乔父乔母来京市,想必也是要谈两个孩子的婚事的吧。

    只不过因为邓先昌住院,他们才没提。

    婚姻是结两姓之好,自然是有商有量的,大家坐在一起,把所有的要求摊开来说,总能给出一个所有人都满意的答案。

    而此时,乔佳月他们一行人正往医院走来。

    这次严丹凤也过来医院了,乔母知道她昨天肚子痛,觉得让医生检查一下比较放心。

    毕竟女人怀孕总是伴随着风险,小心谨慎没大错。

    医生的年纪很大了,她不借用工具,在严丹凤的肚子上摸了又摸,说孩子很健康。

    这时候也有仪器能用,但是使用还不够成熟,以国外的机器为主,但乔母不放心,就没使用,并不是因为价格的原因。

    等严丹凤检查完,乔母就让乔宏良陪着她出去走走,一直闷在家里也不好。

    穆书宛听到敲门声,开门见到乔母他们,她心里一喜,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悦姗,你们来了。”穆书宛拉着乔母出了病房,“我们出去走走吧。”

    乔佳月看了眼她们的背影,她怎么感觉穆书宛很高兴的样子?

    她朝邓迎投去疑惑的目光,却见他眼里带着歉意。

    嗯?这是咋了?

    “佳月,你陪我去看看有没有水果吧。”邓迎小声说道。

    乔佳月有些不解,不过还是同意了,现在水果难买,邓先昌想吃的话,邓迎肯定要去找一找的。

    看着两个孩子走了,邓先昌问起了乔父对两个孩子婚事的看法。

    乔父和乔母这次来京市,就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婚事,就算邓先昌不提,他也会说的。

    他理解邓先昌的想法,但是这桩婚事的前提还是乔佳月和邓迎的想法,让他去逼自己的女儿他也做不到。

    他沉默了会:“我还是看孩子们的想法。”

    邓先昌听乔父的意思,知道他不反对,“那我们找个时间,坐在一起再聊吧,什么都可以商量。”

    不把这桩事定下来,邓先昌就觉得心里不安稳。

    “行。”乔父点头,如果没有意外,穆书宛应该也在和乔母说这事。

    反观乔佳月和邓迎出了医院,一路上都没说话。

    乔佳月咬了咬下唇,在走出医院的时候,她突然反应过来。

    邓迎的自己出来买水果怕是一个借口,他要把空间留给乔父和邓先昌说话。

    而两位当爹的能说啥,无非就是她和邓迎的婚事了。

    说实话,她有点迷茫。

    邓迎偷偷地看乔佳月两眼,她好像猜到了。

    “你猜到了吧。”他心里其实也不那么踏实,“我爸这次受伤,让她想了许多,对我们的婚事就着急了一些,你别生气。”

    “我还是一样,尊重你的想法。”

    他希望他们之间纯粹一些,没有其他因素在里头,成为以后婚姻的隐患。

    乔佳月还是没说话,就沿着街道一直往前走。

    邓迎跟在她的身边,心里打起了忐忑的小鼓,她不回话,在生气吗?

    乔佳月走着走着,她看一旁的邓迎也没再试图说些什么,在说了那两句话后就一直保持沉默。

    她抬头看天,她前世孑然一身,现在谈恋爱也是第一次,对于结婚,她其实也一样迷茫。

    昨天夜里刚买的书她也没来得及看,如果她看了,说不定就不会这样迷茫了。

    “我昨晚做了一个梦。”乔佳月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邓迎疑惑地看过去,什么梦?

    “我问你,如果你去的高山大队是一个穷山恶水、尽出刁民的地方,我只是个普通的村姑,你说,我们还有没有可能认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