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看我阅读 > 修仙:我的分身是洪荒巨兽 > 第十四章 图穷匕见(求收藏!)

第十四章 图穷匕见(求收藏!)

第十四章 图穷匕见(求收藏!) (第1/2页)

区区一个练气初期的灵蜂农,每隔几天就跑一次坊市安全区外,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合理的事。
  
  云禾心底微紧,但面上并未表露,只是讪笑着摆手道:
  
  “唉,坊市边缘危险,在下岂能不知?但来往此处非我所愿,实属无奈之举。”
  
  “哦?”
  
  “道友可曾听闻黑环胡蜂?”
  
  “.....略有所闻。”
  
  “在下原先的放蜂之地便是出现了黑环胡蜂之祸,为了保证灵蜜产量,才不得已离开舒适区,往返此处。还望道友莫要将此时告知王管事,在下先谢过道友了。”
  
  说着,云禾又作了一揖。
  
  “当真?”
  
  施姓修士上下打量着云禾,脸上的笑容变得有那么一点点怪异。
  
  “千真万确。”
  
  “呵。”施姓修士却突然轻笑出声,手掌轻抚腰间,就见其宽大的袍子下,一柄翠青色的长剑若隐若现,其上灵光流转。
  
  法器!
  
  同时,云禾也终于清楚地感受到了对方身上的灵力波动。
  
  赫然是炼气中期修为!
  
  炼气四层!
  
  外加一柄不知品阶的法器长剑。
  
  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就听他施施然道:
  
  “云道友,施某本只是好奇,你却将施某视做三岁稚童......你当施某不知此处亦有黑环胡蜂踪迹不成?!”
  
  说话间,其腰间长剑发出轻颤蜂鸣。
  
  云禾心底发苦。
  
  说实话,谁没事去关注一个底层灵蜂农每日的去向啊?
  
  也就是他第一次外出,因为撞见了黑环胡蜂蜂巢回来得有些匆忙和慌张,同时又恰巧遇到了这名施姓修士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否则,谁管他是死是活?
  
  期间他们也不是没再遇见过,只是对方表现得还算友好,所以云禾也就没有过多表示。
  
  其实他是有刻意做规避的,甚至还询问过一些善于交友的邻居,打听过对方的信息。
  
  在前往狩猎黑环胡蜂之前,也都会事先观察这施姓修士是否就在四下。
  
  只是没想到,温和了那么多次的施姓修士,居然在今天图穷匕见。
  
  所以,在施姓修士也知晓这里有黑环胡蜂活动的踪迹后,云禾的话的确就站不住脚。
  
  哪有灵蜂农每隔几日往黑环胡蜂更为活跃的地方跑的?
  
  同时,云禾也有理由怀疑,对方盯上自己,可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所以该来的总会来......’
  
  感受着对方的灵力与不再掩饰的威胁,云禾深吸了口气,强行按捺下心里的忐忑。
  
  只得露出苦涩,双手作揖,声音有些沙哑低沉道:
  
  “未曾想施道友观察如此敏锐。非是在下刻意隐瞒,实则是........唉,实不相瞒,在下发现了一株灵植。”
  
  说话作揖的同时,云禾看似无意地露出腰间贴身置放的灵符。
  
  赤炎符!
  
  施姓修士眯了眯眼睛,注意到了这张灵符。
  
  区区的中品灵符,不足以让他投鼠忌器。
  
  甚至心里还不由地升起一抹优越感。
  
  ‘炼气初期就是炼气初期,拿一张中品灵符当宝贝。’
  
  弱小的人才需要露出獠牙以示实力,真正厉害的存在往往都将底牌藏起来。
  
  他明白云禾是故意展露中品灵符,好让他有所忌惮。
  
  虽然心中不屑,但施姓修士还是配合地眉头微锁,态度温和了几分。
  
  “哦?不知是何种灵植?”
  
  如果说,云禾不展露这张灵符,施姓修士可能还会有些许的顾虑。
  
  毕竟都是修士,虽说他有修为上的优势,但修士之间有太多手段可以抹平修为上的差距。
  
  可现在云禾露出“底牌”,非但没让他顾忌,反而让他心中更加不屑,认为吃定云禾。
  
  殊不知,这也是云禾想要的。
  
  自大,往往会让一个人下意识地忽略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
  
  此番心理博弈,倒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云禾无奈一笑。
  
  “在下不识得,只是记住其模样,准备找机会去藏书楼翻阅查找一二......”
  
  说着,他将‘并蒂雷浆果’的外形和特点,简单地描述了一遍。
  
  ‘并蒂雷浆果!’
  
  听完他描述后的施姓修士眼中泛起精光。
  
  “并蒂雷浆果”可是一阶上品灵植。
  
  先不论其功效,单单品阶就注定了其不菲的价格。
  
  而且“并蒂雷浆果”并不常见,如果仅凭书上看到,一些细节无法描述得那么准确。
  
  他也是在一次拍卖会上恰巧看到过此种灵植,才能如此笃定。
  
  云禾区区一个练气初期的灵蜂农,却能道出个中关键,显然是真的见过。
  
  所以,他对云禾发现“并蒂雷浆果”的事,心中信了九分。
  
  不过他表面依旧不动声色,反而摆出倾听和好奇。
  
  “此灵植......施某也未曾见过,心中甚是好奇,不知云道友可否......”
  
  云禾面容一紧,面露难色。
  
  “这个.....”
  
  就见施姓修士拍拍胸脯,正色道:
  
  “道友放心,施某并非贪财之人,只不过交友甚广,颇有些渠道,如果道友所发现的灵植确实价值不菲,可走施某的渠道。届时......让施某赚点中间费,不过分吧?”
  
  ‘我信你个鬼!’
  
  他一咬牙,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沉声道:
  
  “也罢。既然如此,但有收获,我等四六......不!五五分成便是。施道友可莫要拒绝!”
  
  施姓修士假意露出“惊喜”,又按捺下“惊喜”。
  
  “如此......施某却之不恭。”
  
  云禾挤出带着几分苦涩的笑容,摇摇头,“颓然”道:
  
  “请道友随我来罢。”
  
  说着,再次朝着坊市的安全区外走去。
  
  看着云禾的背影,施姓修士暗自嗤笑,眼底杀意翻涌。
  
  而走在前面的云禾也已经将“赤炎符”拿在手中。
  
  另有五张“护身符”随时引动。
  
  虽说“护身符”是下品灵符。
  
  但多多少少应该能争取到一些时间。
  
  再驱动红纹灵蜂进行干扰,自己则可借机反打或是逃走。
  
  红纹灵蜂虽然对他很重要,但和自己的性命相比,就显得不值一提了。
  
  两人一前一后安静地行走在杂草丛生的小路上,颇为默契地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看似平和,实则都在等待时机。
  
  ...
  
  锵!
  
  剑锋轻鸣。
  
  施姓修士随手一剑,便极为轻松地将一只黑环胡蜂劈成两半。
  
  这也不是他杀死的第一只黑环胡蜂了。
  
  不过他并未将黑环胡蜂这种连妖兽都算不上的灵虫放在眼里,别说是一只了,就算是来十只,也奈何不了他。
  
  而且他也早就清楚这里有黑环胡蜂活跃的痕迹,对遇到它们并不奇怪。
  
  只是让他有些不满的是,已经跟着云禾走了快一刻钟了,却还未见到那“并蒂雷浆果”。
  
  按理说,应该不远才对。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惹那只龟 捡漏 美综:开局掉下来个绘梨衣 叶北辰 娘子莫急,待我先灭了这满朝勋贵 才不是做galgame呢 规则怪谈:不存在的都市传说 综漫:这友好交流系统也太友好了 降临漫威的火影忍者 深渊入侵,我执掌暗黑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