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阅读

字:
关灯 护眼
看我阅读 > 大内御猫,从虎形十式开始! > 第467章 谁治谁的罪?

第467章 谁治谁的罪?

第467章 谁治谁的罪? (第1/2页)

李玄和玉儿候在殿外。
  
  玉儿焦急的往伸脖子往里面看,但哪里看得到里面的动静。
  
  李玄淡定的闭目养神,暗中将感知放到最大,对太极宫内的情形一清二楚。
  
  此时,看到一群跳梁小丑咋呼着要治安康公主的罪,不禁让他露出不屑的笑容。
  
  “就凭你们这些烂番茄臭鸟蛋?”
  
  太极宫内,安康公主默默的看着这些御史和谏议大夫,没想到朝堂上就是这么一个光景。
  
  原本,她还对朝堂有一些憧憬。
  
  毕竟这里本该是大兴最为重要的人才们汇聚一堂,为了一国之发展而各司其职的严肃场所。
  
  可如今眼前的乱哄哄的景象,却是让安康公主想起了先前刚去过的西市。
  
  甚至可以说西市都比这里要有规矩的多。
  
  见安康公主沉默不语,那几个叫嚣得最狠的御史更加上头,以为是安康公主心虚,被他们说得无言可对。
  
  他们的言语更加的咄咄逼人,声浪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偌大的殿内,只有这些人的听起来大义凛然的话语不断回荡。
  
  这些御史本就是干这种活的,本职工作就是抓别人的毛病,即便是皇帝他们也敢顶上两句,站着点道理就牢牢咬住,绝不松口。
  
  甚至动不动就撞殿上的柱子,以死相谏。
  
  若真是为国为民,倒还让人敬佩。
  
  可这其中又有几个呢?
  
  “啪——”
  
  鞭子声再度响起,殿内重新恢复安静。
  
  对于这种景象,文武百官已经是见怪不怪,永元帝也早已适应。
  
  只见永元帝开口对安康公主问道:
  
  “安康,你对此事有何解释?”
  
  这时,安康公主才缓缓收回了扫视朝堂诸君的目光,面色淡然的回道:
  
  “父皇,儿臣同意这几位的说法。”
  
  “法之不行,自上犯之。”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此话一出,朝堂上的几位大佬齐齐皱眉。
  
  张之宪原本盯着自己鞋尖的目光,忍不住看向了安康公主,眉头紧皱。
  
  勋贵一方的几位国公,也是面色古怪的看向了安康公主。
  
  唯有永元帝,面色不改,但心中同样不平静。
  
  上一次,安康公主在重阳宴会上的表现,大家都有目共睹,并不像是一个蠢人。
  
  可眼下的表现实在是过于反常,让这些大佬感到奇怪。
  
  随着安康公主的地位得到提升,景阳宫也修缮一新,摘掉了冷宫的帽子。
  
  原本,这些大佬都以为安康公主被永元帝寄托了某种特殊的期待。
  
  可现在安康公主的表现又有些让人拿捏不准了。
  
  而先前叫嚣個没完的御史和谏议大夫,看到安康公主如此轻易的认罪,都连忙跳出来道:
  
  “陛下,既然十三公主已然认罪,还请依法严惩,以正风气。”
  
  “如若不然,此先例一开,其他皇室成员必然有样学样,到时候谁还管这些不平事?”
  
  “到时候民怨沸腾,只怕不是惩戒一位公主便能解决。”
  
  “还请陛下早做决断。”
  
  作为臣子,这些言论都是极其过分的。
  
  说是上纲上线都是往小了说。
  
  这些个当御史和谏议大夫的,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
  
  若是能逼着永元帝严惩安康公主,今日出来进言的这几人可就要名声大噪了,对他们的未来有着不可估量的好处。
  
  再往大了想,搞不好还能青史留名,岂不美哉。
  
  安康公主今天是头一次上朝,却也是将这些人的嘴脸看了个清楚。
  
  若是遇上强势的皇帝,你看这些人敢如此蹦跶吗?
  
  安康公主也是没有想到,永元帝上朝时还要受这种鸟气。
  
  而就在此时,一直没有动静的尚书令张之宪却是上前一步,进言道:
  
  “陛下,安康殿下常年身处禁宫之中,对外界感到陌生好奇也是常理。”
  
  “再加上安康殿下年幼懵懂,难免有冲动行事之时。”
  
  “此事影响尚且不大,念在安康殿下初犯,不如从轻发落,闭门思过就足矣了。”
  
  张之宪一出来说话,那些还吵闹的御史和谏议大夫齐齐闭上了嘴巴,比抽鞭子的声音都好使。
  
  他们的面上虽然有对不解和不甘之色,但谁也没敢出面质疑张之宪的决定。
  
  毕竟,这些人口干舌燥的铺垫了半天,可不是为了如此轻飘飘的惩罚安康公主的。
  
  永元帝看着出列的张之宪,眼睛微眯,但并没有说什么。
  
  若是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张之宪真是为安康公主说话呢。
  
  可就在此时,安康公主语出惊人道:
  
  “这位大人此言差矣。”
  
  安康公主还并不知道张之宪是谁,但她也能看得出来,此人在朝堂中有些举足轻重的力量。
  
  虽然张之宪乍听着是在为安康公主求情,但也坐实了她的过错。
  
  不管对方是好意,还是其他心思,安康公主也不能不出声了。
  
  “儿臣的话先前还没有说完,就被这几位大人打断了。”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
  
  “县令犯法,也需严惩!”
  
  安康公主抬高了声调,剑指长安县令张建。
  
  张建被安康公主的气势所慑,不禁后退了一步。
  
  永元帝听到这话,不禁眼前一亮,但嘴上却是严厉的说道:
  
  “安康,你是说长安县令犯法?”
  
  “他可是朝廷命官,即便你是一国公主,也不能随意诬陷。”
  
  “你可明白这样做的风险?”
  
  安康公主当即对龙椅上的永元帝弯腰一拜,断然答道:
  
  “儿臣以命担保!”
  
  满朝文武,瞬间寂然。
  
  谁能想到,一国公主竟然赌上了自己的性命去告长安县令。
  
  长安县令张建慌忙的看向了尚书令张之宪。
  
  但我们的张家主连看都没看张建一眼,只是表情阴沉的几乎滴下水来。
  
  “竟要做到如此地步?”
  
  张家主抬头去看永元帝,只见永元帝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
  
  “那你说,这长安知县到底犯了什么罪,你要说不出个一五一十来,朕可不会饶伱。”
  
  “君无戏言!”
  
  永元帝看似对安康公主极为严厉,但却是把情势给逼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
  
  这也是永元帝对安康公主的信任。
  
  他知道安康公主不会做傻事,因为李玄绝不会放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惹那只龟 捡漏 美综:开局掉下来个绘梨衣 叶北辰 娘子莫急,待我先灭了这满朝勋贵 才不是做galgame呢 规则怪谈:不存在的都市传说 综漫:这友好交流系统也太友好了 降临漫威的火影忍者 深渊入侵,我执掌暗黑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