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灵异 > 柳下阴 > 第十一章 流血的老柳树
那是一张纯黑色的名片,正面只烫印着两个字:王易。翻到背面看了看,上面也只有一排字,应该是他的联系地址。

    我仔细看了看,就在镇子西边的一条街上,其他的内容就什么都没有了。本来想着这上面能了解一些老头的信息,没想到啥都没有,想着直接丢掉,想了想还是放回了口袋。

    离天亮还早,我就和二蛋替换着睡会儿。

    睡的时间不长,我就做了个梦,梦见了我老爹。我梦见老爹蹲坐在一座长满杂草的坟头上,他背对着我,我问我老爹他啥时候能回来,老爹却不理会我。我就听到老爹一直重复一句话:森娃,村子里出事了,不要回来!

    无论我怎么问,怎么喊,我老爹都是那一句话,最后把我给急醒了。

    睁开眼睛,天都亮了,车站里有不少人,可能我刚才做梦喊了出来,一群人都在盯着我看,我满脸尴尬和二蛋坐上头班车回村。

    一路上我都在想昨天晚上的那个梦,我怎么会做这么个梦,老爹他为啥不让我回去呢?

    下车回村之后,我就感觉整个村子里有些不太对劲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晚上做的梦带来的心理作用。

    村子里家家户户屋门紧闭着,路上也不见一个人影。

    二蛋跟我一块去我家,我家大门也关着,但没有锁上。我跟二蛋进院里,每个屋子里都看了一遍,一个人都没见着。

    想起昨天晚上做的梦,老爹不让我回来,难道村子里真出事了?

    村子里非常的安静,静让人非常不安,我和二蛋一人拎了一把菜刀出门。刚走出大门,就听到河边的方向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又不是过年过节什么的,怎么会有人在河边放鞭炮呢?

    我和二蛋三步并作两步冲河边跑去,河边聚集了很多人,我们整个柳树村的村民估计都在这里。

    挤进人群,我问村民发生了啥事,村民张大伯说:“哎哟,小森,你咋才回来,上边来人了,你干爹恐怕是保不住了!”

    老柳树有两三人合抱粗细,树干的中间被七八条粗绳子紧紧地绑着,由一些村民牵引着向四面八方。

    旁边有几条钢锯准备着,这是要将老柳树锯倒。

    周围有部队的人荷枪实弹的看守,没有一个村民敢靠近。我仔细看了一会儿,我发现这群砍树的人中间,有一个人我认识,就是那天被我打伤的那个瘦高个子黑衣人,他这会儿还用纱布兜着胳膊。他说他还会回来,没想到会这么快,还带了这么多人。

    林英说过,无论如何都要保住我干爹,我从小受干爹的庇荫,他受到损害,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这周围十几个人部队上的人荷枪实弹看守,想要让他们放弃砍树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们迟迟没有动手,似乎是在等时辰。

    瘦高黑衣人不时的问旁边一个戴圆眼镜的人,带圆眼镜的人看打扮像是个阴阳先生,手上还拿着个罗盘,左右摇晃,口中念念有词,瘦高黑衣人似乎对他很是尊敬。

    老柳树下焚香,放鞭炮,一轮跟着一轮,每隔十五分钟左右就会来一次。

    我尽量躲避在人群当中,不让瘦高的黑衣人发现,村民大多我都认识,张家的人我也救过他们,他们都在帮我隐藏。

    我在人群中绕着老柳树转了一圈,发现老柳树上除了绑着非常粗的麻绳之外,还缠着很细的一圈墨斗绳,在大树的背后还贴着一张蓝色的符纸。林英用的都是黄表纸朱砂字的黄符,而这张是蓝色的纸,黑色的字,看起来非常的古怪。

    差不多到中午的时候,这些人已经准备开始行动了,随着圆眼镜的一个手势,瘦高的黑衣人命令下边的人开始准备。

    老柳树太粗,没办法直接锯断,他几个粗壮的人背着大板斧,其中一个壮汉轮着板斧砍下第一斧头。

    斧头砍进去的不深,拔出来的时候,一股深红色的血液就从那条缝隙之中流了出来。几个砍树的壮汉吓得连连后退,村民们也纷纷的议论,顿时整个现场炸开了锅。

    看来林英说的是真的,老柳树是有灵性的,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现在冲进去也只有吃枪子儿的份,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心中也开始紧张起来,正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我看突然到二蛋在对面的人群之中冲我打手势。

    我有点不太明白是二蛋是啥意思,不过很快人群里头噼里啪啦乱响,整个现场乱做一团。

    我明白了,看准时机,直接冲过去将贴在老柳树上的那张蓝符撕掉,连同那条黑色的墨斗绳也给扯断。

    不过,刚刚做完这些,周围十几条枪直接对准了我的脑袋。

    “哟,这不是林森吗,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要一直做缩头乌龟呢!”兜着胳膊的黑衣人走过来,一脸邪恶的笑。

    说实话,他去掉墨镜的模样也挺帅,只不过是帅的欠揍那种感觉,不知道为啥,我看到他这张脸总想打他一顿。

    我冷笑一声,看着缠着绷带的胳膊说:“上次来还没有被本少爷打够,这次来带这么多人,浩浩荡荡,是不是要准备拜师礼……”

    我的话刚说一半,瘦高的黑衣人一个俯冲,直接将膝盖顶在我的肚子上。

    这速度我毫无还手之力,我疼得躺地上捂着肚子。

    “妈的,别以为我不知道,没有老柳树的庇荫,你不过是个废物。给我看着他,其他人继续砍树!”瘦高黑衣人道。

    “明少,这树太邪门儿了,您看是不是……”刚才砍下第一斧头的那壮汉说。

    他只说了一半,瘦高的黑衣人也就是他口中的明少看了他一眼,他便不敢继续说下去。

    这时候,原本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间就出现一条闪电,天空中轰隆作响,不到半分钟的工夫天色便暗了下来。

    一道道血红色的闪电将天空切割成奇怪的形状,电闪雷鸣,整个柳树村都变成了血红色,村民们一阵慌乱,看热闹的纷纷逃跑。

    旁边的那个圆眼镜阴阳先生说道:“明少,情况有变呐!”

    浓密的雾气渐渐地升起来,村子里的能见度也变得越来越低,看来是真的要出事啊!

    其实从上次明少离开的时候我就有疑惑,我们村十分的偏远,平时连驴友都很少见,他明少一看就是有家族背景的人,他看上我们村这穷乡僻壤的东西,又怎么会知道我们村有这么一棵下阴柳?

    林英也一直在说有人要害我,但那个人一直没有露面,明少他们得到的消息会不会也是那个人传递的。

    之前我一直怀疑是张家人,但后来我发现张家人没这本事能联系到这种级别的人。明少能够搬来这么多人,这足以说明他背后庞大显赫的家族体系。

    明少四处看了看,他脸上的表情仍然没啥变化,他对砍树的人道:“继续砍树,下阴柳我要定了!”

    圆眼睛的阴阳先生则赶紧拉住明少,他说:“蓝符和墨斗绳都被毁了,这种情况下贸然砍树,已经天生异象,不妥啊!”

    明少则不以为然,不过他对那阴阳先生倒是有几分恭敬,他说:“王叔,您多虑了,山间天气多有变化,这很正常,继续砍树!”

    砍树的壮汉哪里敢不听明少的话,他抡起斧头,吓得眼睛都紧紧地闭着。眨眼睛,云层之上一道闪电俯冲而下,如同血红色的树根一样快速蔓延,其中一道闪电直接劈在壮汉的身上。

    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之后,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焦糊的气味。壮汉的身上一阵白雾浓烟散去,整个人倒在地上,混上上下都已经烧得焦黑,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奇怪的是,这时候我竟然陈静出现在那壮汉的旁边。

    其他人看不到陈静,我能够看到,她此时正站在那里对我露出阴冷的笑。

    她将自己的手探入地上躺的那个壮汉的脑袋里,用力一拉,那个人的魂魄就被她从身体里拉了出来。

    当魂魄脱离那人身体的时候,他立刻就停止了抽搐。

    壮汉的魂魄在她手上浑浑噩噩,陈静将手指插进他的眉心,拔出来的时候,那人便化成一缕青烟,被陈静吸入了体内。

    做完这些时候,我竟然看到沉静的眼珠子上微微的泛着蓝光。

    她冲我走了过来,她对我的魂魄肯定垂涎已久,现在被被人用枪盯着后脑勺,我不敢动,林英也不在,对她来说是个非常不错的机会。

    陈静缓缓地向我走来,我看到她身后有条黑影,也在盯着盯着她。浓雾弥漫,那人快速的跳出来,手上一道黄符冲着陈静就贴了过来。

    我一看拿着黄符的竟然是圆眼镜的阴阳先生,他似乎有些身手。只不过陈静在那一瞬间眼镜变成了深蓝色,回头盯着圆眼镜阴阳先生那道黄符瞬间就被一道蓝色的火焰烧成灰烬。

    那阴阳先生被吓得拔腿就跑,不过他还没跑出去几步,就被陈静一把抓住脖子凌空摁在了老柳树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